1. 结庐在人境而无人世的烦忧,或许是令人神往的吧?然而可惜不能。威猛如魏武,当月明星稀之夜,尚有无枝可依的喟叹kuì tàn;豁达如东坡居士,月下访友,看庭中积水空明,树影绰约如藻荇交横,竟也无端兴起时不再来的寂寥。日落黄昏,雨打梨花,都会被风流倜傥的才子看出血泪来。所谓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,或“我见青山都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,或“一树梅花一放翁”,都是在看风景时看到了自己。临到最后,人总要面对自己。
  2. 深邃的灵魂比峡谷还深。多少人都陀思妥耶夫斯基,望不见他那黑暗的底部,然而却又同时感受到从谷底升腾起来的温暖的雾气。他真诚。真诚是艺术的灵魂。卡夫卡只是因为真诚而变得极度虚怯,所有纷纭怪诞的梦,其实是源于一种单纯。他是一颗孤独的树。西方有许多这样孤独的树。自我眷顾使他们彼此远离,唯荒原的风。吹来复吹去,逐个地安慰他们,成为他们共同的艰难的呼吸。
  3. 美丽的是灵魂,不是风景。
    “任何桌子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可以是一片风景,跟整个安第斯山脉一样…”谈到绘画时,杜步飞这么说过。桌子展现的风景,究其实,乃是灵魂的辉光。
  4. 我爱看灵魂。在风景那里,我纯然是一个陌生客,始终无法变做其中的一株树,一只鸟,跟随他们一起摇曳鸣唱;而一旦与灵魂相通,便当即为它所缠裹,无从回避那人性的无言的呼喊与倾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