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孔子自学而成大才,其天赋必然很高。而其身长亦不凡,“九尺有六寸”。这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“硕人”了,“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”,人人都说他是长人,感到惊异。真正的一个齐鲁大汉。不过,这个“长人”的身影也确实够长了——长到遮蔽了整个民族漫长的历史,一个民族一直顺着他的倒影前行了两千多年了,我们何时才能走出这漫长的阴影呢?

  2. 孔子确实是悬挂在那个遥远古世纪的一盏明灯,他使我们对那个遥远的时代不再觉得晦暗和神秘,他使那个时代的人和后代与我们沟通了。

  3. “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曾试”,难道就此卷而怀之吗?他有教无类,诲人不倦,门徒三千,贤者七十二,就是为了培养一批隐士,或者懂文化的农夫吗?

  4. 而那一位走过周朝旧都,面对废墟上的野黍而“中心摇摇”悲不自禁的诗人,不更是他的同调吗?面对伟大朝代的文化废墟,他不是更是忧患满怀吗?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着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”是啊,孔子,他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?

  5. 圣人洒泪而尽了。带着他的雄心去了。如蜡烛最后一次耀眼的一跳,熄灭了。天地之间一片黑暗。但,也是从那一刻起,他不再仅属于一个时代,而属于千秋万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