税政改革和金融改革,是进入新时代的两道雄关。雄关漫道真如铁,十八年徘徊不能越。

十恶不赦的超级地租,极其惨烈地毁掉了香港。然而,却无法惊醒整个中国。直接税,千呼万唤难出壸。有超级地租,必有金融的超级垄断。制度性吃息差的金融贵族,不留情地吞噬着笼中小鸟,民营企业融资难于上青天。大象踩蚂蚁,青蛙釜中泣。深圳的砖头终于插了翅膀,向人们示范何谓新时代土地兼饼,牛人们可以怎样肆无忌惮的食利。

不要装蒜!不谈直接税,不反金融垄断,请不要再讨论改革开放了。直接税,不在乎起征.点,而在于有没有。离境税总该有吧!允许资本自由流出,但必须缴交离境税。赠与税,还需要讨论- -万年吗?那就是公然的财产转移啊!遗产税可以高起点,-亿起步如何?但必须八级超额累进!房产税当然也可以高起点,二百平米够了么?但必须八级超额累进!禁止食利,是在帮助孩子正常做人和做正常人啊!人民数据暂时不能公有,那么就应该收数据税。向蚂蚁征数据税不好吗?为什么玩道德谴责呢?

至于,金融垄断,早就该深刻整顿金融行业和金融机构了。 -群开当铺的,动辄数百万年薪,让高科技行业攀登者情何以堪?资本利得必须重税!必须让资本利得接近劳动所得。再胡闹,我们就进不了新时代了!不胡闹,谁还敢跟我们打贸易战呢?经济学,说的是人性。觉者,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。修行,不需要到藤校去拜鬼,更不需去庙堂上高香。我国居于顶层的精英们,不能集体缺德到冒烟,东临伎俩早该结束了!我们注意到,最近有人又要走回头路了。供给学派招摇过市,垄断难以遏制,兼姘甚嚣尘上,食利再次光荣。今夕何夕?又回明末了吗!

孩子们,千万不能迷信。多读一些德国历史学派的著作,不要被奥地利学派的香蕉们带入黑暗。国家资本焉主导,社会资本为主体,国际资本焉补充,三位一体,不许僭越。建立主体性,增强适应性,锤炼创造性。子孓踯躅,砥砺前行。只有你们站起来,才能打开思想的天窗,才能带领国家走入新时代。